希望中文学校25周年:迟到的祝贺

我的特殊心思:为马大校区点赞

潘启元

2018年,美国大华府希望中文学校(下称“希望”)年满25周岁。心中的庆贺即时开始,只是这篇祝贺文章晚了好几个月,故曰“迟到的祝贺”。

“希望”九校区,只有马大(马里兰大学)校区与“希望”同岁,大家说马大校区是“希望“的“井冈山”。放眼望去,当年的创校战友,即使仍在“希望”,也早已离开马大校区。25年不间断一直在马大校区玩的人,就剩我一个了。在这个大家庭呆了几十年,哪能没点感情!谈论“希望”,我自然得多讲马大校区。

阅读:  火伞高张欢聚一堂 记希望泰城校区2019年夏日野餐

历史功绩

1993年,我在马里兰大学读博,想的是拿到学位后回国。儿子七岁,须学中文,为回国做准备。那年头,大华府的中文学校都教授繁体字和注音符号。

鱼儿感觉不到水的宝贵,直到它被抛到陆地;鸟儿感觉不到自由的宝贵,直到它被关进笼子。学龄儿童的父母感觉不到教授简体字、汉语拼音中文学校的宝贵,直到他来到只教授繁体字和注音符号的环境。
“希望”诞生了!简体字、汉语拼音、普通话是新生“希望”的三块金子招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是奔这三块招牌而来。“希望”,更具体一点是马大校区,是大华府 – 也许是整个北美 – 第一家教授简体字、汉语拼音和普通话的中文学校。历史功绩,应标史册。

生日是哪天?

“希望”哪天成立,学校官网似无说法。1993年6月6日,“希望”的前身即马里兰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创办中文暑期班开学(1993年5月28日《华府邮报》),三个班,33名学生。暑期即将结束,暑期中文班何去何从?1993年8月8日,李删英、杨舒等召集家长开会,决定成立希望中文学校。马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会刊《五味子》第二期发表的《希望中文学校正式创办》新闻稿记载:“希望中文学校已于8月8日成立了理事会并在马里兰大学正式注册”。在我心目中,1993年8月8日是“希望”诞辰。

小有小的好处

马里兰大学是大华府最大的大学,是美国少数几所最早与中国大陆建立友好关系的大学之一,是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中国学生学者最多的美国大学之一;“希望”诞生于马大,绝非偶然。
全盛时期,马大校区有240名学生。时过境迁,如今马大校园周围不再是华人居住比较集中的社区,生源受限,成了九校区中的最小;能坚持至今,实属不易。2013年8月,马大校区搬出了马大校园,来到距马大约3英里的乔治王子郡High Point高中。

良田亩产千斤不稀奇,薄地亩产百斤不算低。大都市千人小学堪赞赏,深山里十人小学更宝贵。在马里兰州乔治王子郡,马大校区是唯一一所“希望”类中文学校,学生人数虽少,但其对中华文化的推广示范作用不可小觑。马大校区,意义重大。

不久前我在马大校区结识了一位新朋友,他叫闫格,陕西人,夫人杜老师在马大做博士后,女儿5岁,上马大校区学前班。我介绍他入了西北同乡会理事会和华盛顿秦腔社,还让他成了《觅画西藏》的读者。看到他,我就想起当年我们那拨人 – 我,还有校英宪、陈卫平、杨舒、强力、倪涛等等 – 在马大学习、生活和创办“希望”的情景。马大依然有闫格们,他们需要马大校区!

王熙凤说贾府:大有大的难处。我说马大校区:小有小的好处。停车不挤,师生家长彼此多认识,学生、老师、家长能获得更多个性化关注,开个party也更温馨……当然,我还是希望马大校区兴旺发达,能够有更多的学生。

我的感动

俗话说无利不起早。是什么样的“利”在驱动无数家长送孩子来中文学校?答案可能很多。不排除确有“学好中文能赚钱”的功利念头。然而对于多数家长,送孩子到中文学校的驱动力可能不是金钱可以度量的那种利,而是血液中流淌的传承民族印记的本能。正因为存了这样的意识,每当看到家长带孩子匆匆跨进中文学校大门的场景,我心里就涌出一种莫名的感动。

生物会绝种,语言文字会消亡。中文不会消亡,中文依旧强大,强大的背后是无数的我你他,包括每个周六在马大校区见到的一个个普通的家长。

近几年,我对马大校区的感情中又多了一样东西:笃行陈式太极社。其它校区也许只有家长太极班,马大校区却有个驰名华府的太极社,参加者绝大多数都不是马大校区的家长,而是真正的太极拳习练者,有的人甚至从弗吉尼亚州赶来练拳。拳社主心骨是华府著名太极夫妇吴廉老师和郭代俊老师,二位都是陈式太极拳大师陈正雷的弟子。二位老师真心热爱太极拳,倾心钻研太极拳,义务教授太极拳。马大校区为我这个喜欢太极拳的人带来了额外的幸运。感谢吴老师郭老师!感恩马大校区!

所附照片四张,都是我2019年2月16日用手机随意在马大校区照的。

祝贺“希望”!祝福“希望”!为马大校区点赞!

马大校区太极班 – 笃行陈式太极社

马大校区武术班

上课之前

指挥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希望中文学校25周年:迟到的祝贺"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将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