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作协

华府作协写作工坊与於梨华老师聚会侧记

一叶棕榈,一袭乡思。 又见到了於梨华,见到了年届“米寿”之龄的她。 依旧是一件红衫,一脸神采,依旧是爽朗而洪亮的声音。她整个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除了听力上要藉助听器,谁都不会以为她已是耄耋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