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华裔反校园种族隔离案如何成为支持种族隔离先例

wcmadmin

wcmadmin

如今,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已经成为美国历史上具有标志意义的关于校园种族隔离的诉讼案。然而在此案发生的三十年前,当一个居住在密西西比三角洲的中国家庭,向最高法院提起校园种族隔离的诉讼时,他们不仅输了官司,还令人痛惜的成了一个支持种族隔离的先例。

在Water Tossing Boulders:How a Family of Chinese Immigrants Led the First Fight to Desegregate Schools in the Jim Crow South 这本书中,作者Adrienne Berard详细描述了Lum的女儿是如何发现他们受到歧视,以及为什么他们要试图去反抗一个可能带来意外后果的体系。

Berard告诉记者,当学生们学习美籍华裔的经历时,往往会关注西海岸、铁路、暴动,以及1882移民法的历史。但实际上,美籍华裔在南部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在中国解放后,做为“苦力贸易”的一部分,许多中国人被带到美国,强制替代奴隶劳工。

Jeu Gong Lum,也是移民浪潮中的一员,他从加拿大入境美国,试图躲避1882排华法案。入境后,他逃亡南部,那里有他的亲戚,也不太容易被巡查官抓到。Lum来美国的时候已经成年了,他娶了一个契约女佣工,据Berard猜测,Lum的妻子,Katherine Wong当是可能只有10岁或11岁。Wong完全以美国南方人的方式长大,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烹煮南方口味的食物,与白人在教堂社交。

结婚后,Lum和他的妻子开了一个小杂货铺,主要服务非裔美国人。很多在南方的中国移民都会这么做,这种商人身份可以带给他们中国劳工享受不了的便利。Lum的女儿原先在白人学校上学,然而,当他们搬去Rosedale后,事情发生了改变。当他的两个女儿第一天到达Rosedale的学校时,她们就被告知应该去镇上的黑人学校,她们被认为是有色人种。

为了让她的女儿重回白人学校,Lum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他称强迫亚洲学生去有色人种学校是种族歧视。当律师Earl Brewer开始接手这个案子时,事情不再简单。Brewer想要从根本上挑战种族隔离法案。

Brewer选择Martha,Lum的二女儿,做为案件的焦点,因为她是一个模范好学生。“州政府向所有州民征税,” Brewer向最高法院说道:“Martha也是这个州的一员,她有权利享受公立教学体系,这跟她的种族没有关系。”

尽管他们在当地法庭取得了胜诉,但是在州法庭上,他们输掉了官司。Berard指出Brewer的工作并不完美。“他好几次修改了他的发言,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从哪个角度进行辩驳,他说的一些事带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我不想把他塑造成为一个完美的英雄。” Berard说道:“但是我必须承认他确实做了很多贡献。”

Brewer将案子转交给另一位律师,该律师进而把案子提交给了美国最高法院,那里的辩护律师,从来没有处理过有关第14修正案的案件,因而没有做出多少努力。1927年,官司输了。这个结果不仅影响了Lum的家庭,还影响了所有美国的有色人种。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形成了:密西西比的学校可以按照他们想要的方式管理学校,让他们随意划分学生的种族。Berard说:“真正可怕的是, Lum的案例给种族隔离开创了先例,甚至给了它合法的理由。”

当三十年后布朗诉教育委员会案被提上议程时,Lum的案子成了民权法案律师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Berard认为,Lum的案子没有被大家熟知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败诉了,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并没有完全的站在民权的立场上。就像他们的律师一样,Lum的家庭是一个有瑕疵的英雄。

“你会想要支持这个家庭,因为他们是在为了他们的女儿战斗。”Berard说道。为了写这本书,她采访了Lum的后代。“但同时,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也做了种族主义的决定,他们不想他们的女儿和黑人小孩一起上学。”

0 0 votes
Article Rating
订阅
通知我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看华裔反校园种族隔离案如何成为支持种族隔离先例

长按二维码
详细阅读
华府华语新闻

最新社区新闻

0
希望看到您的发言,欢迎点评x
()
x

看华裔反校园种族隔离案如何成为支持种族隔离先例

刊登华府华语新闻:editor@wcmi.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