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喜当爹”,儿子“喜入籍”,美国法院判非血缘子女成为公民

近日,美国非法移民问题聚焦一宗离奇,却让人困扰的案件。案件的实质问题在于美籍公民非血缘关系子女可以获得公民身份吗?

事情是这样的。

美国移民执法局ICE以拥有毒品罪于2016年拘捕了莱维金,并认定莱维金非法移民身份,要求莱维金服刑两年后将其递解出境。可是莱维金的律师却辩护莱维金是美国公民,要求移民执法局停止递解出境。双方就莱维金是否应该属于美国公民这一问题引起了一场令人关注的辩论。最后,今年4月,美国第二巡回上诉法庭宣判,确认莱维金的公民身份,取消一切递解出境程序,并将其释放。

阅读:  婴儿爽身粉疑致癌,强生公司遭美证监会调查

为什么辩护律师为莱维金的公民身份辩护,而移民执法局却认定莱维金属于非法移民呢?其原因在于莱维金并非出生美国本土,而且其拥有美国公民的父亲与莱维金并没有血缘关系,因此,移民局认为莱维金不能成为合法美国公民。而莱维金的辩护律师则认为不管是否亲生,只要父母的婚姻合法,即使无血缘关系,也属于合法父子关系,并且法律没有说明父母和子女之间必须要有血缘关系才能传承公民身份给子女。

这一辩论一定让不少人费解,既然不是亲生,为何法律上还必须承认是父子关系?在解释这一辩论之前,让我们先来了解莱维金以及其父母的家庭关系。

莱维金的母亲于1952年结婚,并与丈夫50年代后期从巴拿马移民到了美国,之后她丈夫合法获得了美国公民身份。1973年,莱维金的母亲因婚外情,在巴拿马生下了莱维金。母亲在莱维金的出生证上父亲一栏中填写了孩子的亲生父亲名字,而并非自己的丈夫。

之后,母亲与自己的丈夫持续保持着婚姻关系。1988年,当年15岁的莱维金持签证来到美国,母亲的丈夫也一直把莱维金当自己的儿子对待。莱维金也和家中同母异父的兄弟共同生活,一直过着自认为是美国公民的日子。

2016年,莱维金因拥有毒品被捕,并服刑两年。美国移民执法局根据他早已经过期的签证,而且拥有犯罪记录,要求在他刑期结束后递解出境。

而此时,莱维金的律师则声称莱维金出生在一个美国公民(父亲)与非美国公民(母亲)的合法婚姻组成的家庭,应该拥有美国公民权。

但是移民执法局则坚持强调因为他的美籍父亲与他没有血缘关系,因此莱维金不属于美国公民的子女,所以不满足成为美国公民的基本条件。

了解美国公民权的都知道,孩子出生就是美国公民需要满足的基本条件就是:1)要么孩子出生在美国领土,或者2)要么孩子父母中一方属于美国公民。而莱维金出生在巴拿马,不属于美国领土,母亲不是美国公民,而父亲虽然是美国公民,但是并没有血缘关系。表面上看,似乎美国移民执法局的判定是正确的。

但是莱维金的律师并没有退缩,即使在移民法官支持移民执法局的观点时继续上诉,将此案告到联邦法庭。终于,4月13日,莱维金的律师向他带来了联邦巡回上诉法庭的判决,承认莱维金的美国公民,并要求移民执法局将已经刑满的莱维金释放,并停止一切对当事人递解出境的程序。

那么究竟联邦上诉法庭根据哪一条法律,承认莱维金拥有公民权呢?通过法庭出具的书面解释,我们来了解这一判决的依据。

法官指出,美国法律长期以来承认无论是否有血缘关系,只要出生在合法结合的婚姻家庭的孩子都属于丈夫的孩子。这是一条数十年以来一直被美国50个州都肯定的法律。这条法律依据的实质是说,母亲生出孩子时,只要母亲和丈夫的婚姻事实成立,即使孩子不是丈夫的亲生孩子,法律上也承认父子关系的成立。通俗点儿说,美国法律不仅承认,而且保护“喜当爹”。

阅读:  H4签证工作许可将被取消,新政策走立法程序

既然法律上承认莱维金与其非血缘关系父亲之间的父子关系,当然就必须保证因父子关系而传承的公民权。于是就有了莱维金的“喜入籍”。

在上诉法庭的宣判后,莱维金获得释放,并与家人获得团圆。

从这一案件我们不难看出,有些常识性的理念不能随便假设成立,或者假设不成立。即使政府机构也有解释法律错误的时候。这一判决已经成为一个例案,也为未来类似案件的审判提供了依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老子“喜当爹”,儿子“喜入籍”,美国法院判非血缘子女成为公民"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将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