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侨界纪念澳门回归20周年座谈会

临近圣诞的华府张灯结彩,到处一派节日气氛。尽管寒风凌冽却挡不住人们关心在 澳门回归20年周年时一国两制在港澳地区的贯彻现状,尤其是香港半年多来不断发生的社会骚乱和动荡始终牵动着海外同胞的心。由华盛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主办的大华府侨界纪念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座谈会”1222日在洛城图书馆举行,主办方还陈列展出了20多幅有关澳门回归20年变化的图片。

来自大华府地区两岸四地的侨界代表,社区主要负责人30余人出席了座谈会。主办方特地邀请了在香港居住多年,后成为至今在美国政府中任职位置最高的中国香港人(曾担任美国劳工部副部长级财务总长、财政部总审计长等)莫天成先生做主宾演讲。座谈会由华盛顿和统会何晓慧会长主持。

莫天成先生的演讲主要聚焦于一国两制和香港问题。他用切身经历和感受介绍了香港的变迁和香港近半年来的近况。莫先生介绍自己虽出生于上海,但早在1949年就举家迁往香港,其主要原因是家中亲人诸多人员都是国民党的情治人员,不少近亲也因此那时遭受累及甚至罹难。莫先生六十年代初来美后在香港就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但还是多次往返香港,他相信在座的没有人象他那样在香港长期生活过,他视香港为其故乡。

莫天成先生介绍说,香港地理上包括本岛,新界,九龙以及其他许多小岛。九龙和新界是99年的租界,而香港本岛曾永久性地给了英政府。1997年邓小平在回归谈判中取得巨大成功,收回了包括香港本岛在内的所有主权。美国在香港一直有经贸代表处,1997年他以及包括赵小兰女士在内的美国人士都被邀亲临香港回归的庆典现场。这么多年来他亲眼目睹了香港的变化和起落。香港回归后实施一国两制非常棒,当然也面临新旧体制交替出现的许多问题。但是作为一个在殖民地时期长期生活在香港,回归后经常往返香港的他认为香港现在是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香港比以前有更多的自由,香港公民享受比以前更多的福利,这是都他的切实感受,并不受中国政府的任何影响。1997年前香港只有英国任命的港督,即统治者。港督绝对不需要与任何当地人协商,任何事不同意也得同意。现在香港一些泛民人士(比如李柱铭等)要一人一票的选举,莫先生觉得应该问问这些当时就任职于英殖民政府的人,殖民时期他们当时为香港人说了和做些什么?为什么白人统治时他们就高兴,黄种人执政就不高兴了。莫先生不理解回归后许多香港人获得了以前只有白人才能有的职位,反而这些人现在声称不民主专制了。回归前英港政府把钱就都拿走了,而中国政府却在大量地向香港注资,内地的大量游客进入香港,提升了旅游业。因此中国内地对香港经济和发展有很大的贡献。

莫先生认为一国两制的确是一个极好的主张。但是香港给殖民统治了100年,香港人很难解除一些原来的思维和方式,中国中央政府的最高决策层中没有一个是从香港去的。因此莫先生认为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现实情况的了解是不够的;另一个问题是香港的教育,原来香港很多著名的学校水平在下降,要同时维护原殖民时期的教育优势(如英语),又要加入新的中文教育的体制很难两全。从政治生态看,香港人有100年的被殖民和洗脑的历史,认同地区,却缺乏有国家的概念;很多1949年左右去香港的人士至今仍然对中国大陆抱有成见和疑虑;另外相当一部分从南越跑到香港的人有很强的反共思维,任何中国政府对香港做的事都被他们认为是坏的。

中国政府有责任让那些对当今的中国抱有负面印象和缺乏了解的人们去了解中国近几十年发生的巨大变化,让他们消除疑虑。美国政府就一直非常会做化敌为友的营销,他们可以让被扔过两颗原子弹的日本成为自己的铁杆盟友。中国曾经也用这种渗透,感化和策反工作手段取得了政权,现在也应该加强工作,让反对自己的人和力量成为自己的朋友。

莫先生谈到有关民主专制的概念,人们常认为专制制度下感觉自己没有自由,而在民主制度下人们以为他们有自由,实际上在民主制度下您常被监视,就如同生活在专制制度下,只是你不知道而已。美国社会的多元化可以使示威抗议常年不断,但一个声音出来就会有另一个声音来反对,往往就被平衡了。

作为一个旁观者莫先生常问的一个问题就是,当香港出现反政府示威游行时,中联办在那里?那么多中资机构和他们数以万计的雇员们在那里?上百万常居住在香港的大陆人又在那里?他们的声音呢?这是应该做的动员工作都没有给重视过,组织过。以莫先生的观点,如果把香港的骚乱全说成是美国的策划,那就太抬举美国政府了。但说美国一点关系没有我也不相信。英国人在香港人撤出,他们的影响力在消退,美国人就进去了。很明确,美国的印太战略就是以围堵中国为目的的。

莫先生总结说,香港问题逐渐在被国际化,成为更大的地缘政治的一环。他比喻香港的不稳定因素如同满地的干柴,外部的影响就似火花在干柴上空飞过,落下就会燃起大火。我们应该一起努力把干柴拿开,即使有火花飞来也不会引起任何火灾。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莫先生说,很赞赏中国政府始终没有直接进入香港。他很肯定地表示,近半年来香港出现了的这些社会动荡,和中美关系的起伏跌宕一样,都会平和地过去的。

华盛顿和统会理事长发言说,澳门回归20年来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从数字看澳门回归的成就:1999年回归祖国至2018年,澳门人均GDP1.5万美元增至8.7万美元,(是香港的近两倍)。眼下,澳门人均GDP排名为亚洲第一、世界第二。生产总值已从1999年的519亿澳门元增加至4447亿澳门元。回归前的澳门主要以博彩业为主。然而,今天的澳门人根据自己的地区特点发展了会展业,旅游业,中医药等多业并举,博彩业占比明显下降。澳门实际上成为一国两制成功实践的典范,表明一国两制具有无比强大的生命力。

澳门比香港晚回归两年,回归前,其经济、社会、文化、政治发展水平远不及香港。澳门回归二十周年,各方面发展水平都已超越香港。对大陆来讲,香港,澳门应该是手心手背都是肉。由于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的位置,大陆对香港的投入更多一些。人们要问为什么香港港人治港越治越乱,有人说那是一国两制有问题。可是同样的一国两制和同样的澳人治澳,澳门却越治越好、越好越治,自回归起就一路走上了良性循环之路。说明必须是完整地,正确地理解和贯彻一国两制。国家好,港澳才好,一定要保证港澳自身利益和国家利益的有机统一。

古往今来,领土回归、国家统一,通常都伴随着兵戎相见。澳门一国两制的经验是和平的,成功的,双赢的。吴惠秋寄希望两岸问题上能够彻底杜绝台独,和平地迈向统一,两岸同胞同圆中华民族复兴的中国梦。他说,习主席提出实现中国梦,不是霸权梦。中国也应该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最重要力量。

华盛顿华人商会会长邵祖国先生发言说,最近他带团去珠港澳地区参访。看到澳门,珠海,深圳和广州,感到经济发达,人民生活富裕,安定。在交流中一些广东朋友感到现在的生活比香港还要好。昭先生也曾经在香港住过10年,看到香港最近时期的骚乱感到非常痛心和可惜。他感觉到这种捣乱和破坏性的街头活动计划性强,组织严密,不是一种自发的诉求。邵会长希望这种动荡尽快地消除,还香港一个安定的社会安定。

大华府同乡会联合会会长孙杰,大华府大专院校校友会联合会副会长孙焰,美中实验学校负责人夏祥波,华府美华协会兼新党之友会负责人蔡德梁,美侨福台青年文化商贸联委会会长程云楷,执行长廖英成,大华府美京中国统一促进会前会长林龙生等都一一发言,盛赞澳门,香港回归以来所取得的成就,指出一国两制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华府侨界纪念澳门回归20周年座谈会"

请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将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