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雅背后的故事—“一个迷人的夜晚”古典与现代音乐会盛况空前

方小喵

方小喵

记者 at 华府华语
社区记者,负责华府社区新闻
方小喵

高处不胜寒往往是高雅的另一种注解,因为曲高和寡,知音难觅,确乎让高雅又多了一层孤芳自赏的意味,然而,要将一场古典歌剧与现代音乐浑然天成为一场高雅音乐会,而且在没有任何超级音响的修饰下,没有些许多余色彩的渲染下,没有零星舞台布置的简洁中,而且整个演员班底就六位,任谁能搬动艺术女神缪斯来缔造一个迷人的夜晚?任谁能谋得一场耳朵与音乐的私奔,任谁能挡得住星空凝止月光碎了一地?而这场高雅音乐会却在不经意间,拂云抽丝般将一切融于极简主义的格调中,成就了音乐艺术空灵、迷人、唯美的一个夜晚。

这是因为在观众视觉听觉之外,高雅背后有一系列的故事。

阅读:  华府戏曲专场演出花絮视频

首先对音乐的共识和相同的志趣爱好,将心有灵犀不点也通的两位音乐人杨佳月和彭瑜共鸣在了“高雅”这个支点上,策划打造这出高雅音乐会的想法、创意有了,还得有帮衬的团队,于是圈中好友陈伟然、滕如燕、马宏博等同仁的鼎力相助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还有张丽慧、肖玲、潘秋辰、沈月亮、胡荣华、沈家宁、李菲、张萌、张卫国、尹倩、张乐等华府文艺界人士给予的宣传、票务、场务、剧务、杂务等各种支持,再有大华府多年来积淀下来的音乐文化社区氛围,以及无数音乐艺术爱好者对高雅歌剧和音乐的鉴赏水准,让这台高雅音乐会自然有了天时地利人和的“迷人”要素,而这一切仅仅是呈现在精美舞台之外的故事引子而已。 故事的主角当属金点子杨佳月,她多年来音乐艺术生涯的过硬功底,以及乐此不疲制造美、奉献美、分享美的个性使然,让她与钢琴之间建立起一种信步江湖的洒脱和豪放,也许展现钢琴的演奏技艺技巧已远不属于她的世界,她一直在化蛹能成蝶的道路上,完善着音乐与个性之间的某种特质,并赋予这些跳动的琴键以生命,而琴键又莲花吐蕊般跃动出音乐的芬芳,越过李毅、丁羔、杨悦、高翔这些演唱者和演奏者,乘着歌声和乐音的翅膀扑向观众,包润住一颗颗静候的灵魂,让整个大厅共同在音色的天地里与敞开的声腔,与期待的思绪一起飞扬、旋转、碰撞。果然是大华府满怀才情和性格鲜明的钢琴演奏家,谁也料想不到,几乎整场音乐会飞舞在琴键上的她,一转身下了舞台,就和朋友们开起了玩笑:“竟然没有给我打一束看乐谱的灯光,我是不顾形象佝着脖子,弹了一晚上,只能对不起我新买的紫色晚礼服了。”她的直率、爽快,就是一种大朴至真的美学境界,试想如果她始终矜持着腰板,保持着高贵的侧面形象,可能我们看到的就不是她了,就不是这个将琴声流淌出性格之美的音乐才女了,所以说,于音乐,于人生,这就是她的故事。 高山流水知音难觅,道相同、意相投绝非偶然,音乐会筹备小组用一串串默契的故事成就着这场高雅音乐会。他们在“金点子”创意上的默契,他们在舞台设计上的默契,他们在海报构思是的默契,他们在灯光背景之间的默契,他们在众多大腕之间的默契,结合在曲目安排上的独特精准,让原本无标准无定义的概念“美”,彻底具象化了。你看,观众优雅的着装而来,一踏进剧院大厅,递到手上的是黑色底画上飘逸着的古典蓝色英文“An Enchanted Evening”,延着这个名字纵深开去,是水晶般的音符与夜空中的繁星碰撞而溅出的无规则轨迹,随意间透着乐音绽放的肆意、妖娆和神秘,原来艺术女神早已在这些细节中安放下她的钟情了,这种不外乎两色的设计,浓缩的何止是音乐会曲目及演员介绍,简直就是点石成金的艺术妙笔,以无处不在的细节演绎着完美。果不其然,精巧的剧场空间不大不小,舞台上没有任何过多的装饰,在矗立成微弧型的高大隔音幕板上,柔柔地投映着手中节目单上的英文名字和涟漪似的波纹,既有星空的深邃,又有湖心的倒影,天上人间互相应和着音乐的喁喁私语,台上台下互相呼应着统一的美学法则,这是谁的设计?无意间将大美之境返璞归真到大道至简的最高境界。

丁羔和李毅演唱《迷人的夜晚》开启了高雅之旅,歌声与伴奏的钢琴声被隔音幕板聚拢折射向观众席,然后音乐厅四壁承载着李毅从头腔共鸣中飞出的华美高音和丁羔从磁性声带中掷出的浑厚中低音,将错落有致的音波此起彼伏打在墙壁上,折射往复回旋于听觉神经元末梢,果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人类在美的震慑面前完全没有了任何抵御能力。紧接着丁羔演唱《请别忘了我》、《小夜曲》,他厚实沉雄的音质展示着歌剧古典含蓄的悠远气质,与李毅漂亮华丽的高亢霸气正好形成了互为辉映,这又是导演的慧眼安排,对演员对观众而言都是美的享受。

李毅演唱了经典曲目《奉献》、《冰凉的小手》后,杨悦出场了,白衣飘飘呼应着音乐会的美学设计大道至简黑白色系原则,端坐在高高的脚凳上,轻挽二胡,开始独奏《葡萄熟了》,这乐曲正如秋日硕果掩藏不住的芬芳流光溢彩而来,茱莉亚音乐学院的高才生沈逸文的钢琴伴奏锦上添花,这位青年才俊与杨佳月形成了钢琴方阵,交替承担着整场音乐会的钢琴伴奏。杨悦曼妙轻盈的臂弯带动着弓弦急徐有至、舒缓得当地奏响,她随着弓弦一起起伏的长发发梢,在湖光下拂过乐音的波长,直接拨动观众的心弦。

丁羔腰间装饰了一条红披巾,抖擞开嗓《斗牛士》,声情并茂,亦歌亦演,小小的红披巾不多不少正好点缀了舞台氛围,当他唱到酣处,像一介斗牛场上的勇士踢踏着急促的节奏舞动起来时,全场都跟着鼓点动了起来。李毅似乎忘了给自己报幕,正当启嗓开唱《花之歌》,又收回架势示意钢琴师,为观众简介演唱曲目的内容。大家会心地笑了,他的高贵华美唱腔来自于一副平和幽默慧黠的性格,可见这就是高雅的歌剧能如此接地气,如此被观众接受的原因之一吧。

高翔在千呼万唤中出场了,他那把价值不菲的小提琴像是被施了魔法,独奏《渔舟唱晚》的弓与弦在信手拈来的磨合中妙不可言,但凡有耳朵的人,听力都变得锐利了,是不是聋子都能被唤醒,瞎子都能在音乐中复明?

中场休息后,丁羔、李毅二重唱《采珠人》,李毅笑着称丁老师,丁羔乐得接受这个奇才后生首次与自己同台合作中的谦虚,他们各有千秋,在不同声部彰显着天衣无缝的歌剧演唱魅力,又是共同的音乐理想、音乐才情将他们同框在同一个时空里,而且演绎起音乐以外的故事更加生动有趣。丁羔的《伏尔加船夫曲》后,演唱了中文歌曲《那就是我》,深沉隽永的音色音域又展现出另一幅厚重的思乡油画。李毅演唱完《怀念曲》之后,也献给观众一曲中文歌曲《我爱你中华》,亮丽的高音,直抵云端的畅快通达,带着观众一起跃上歌剧的巅峰。

真正的巅峰不期而至,谁也没有想到,钢琴、二胡、小提琴能合奏出中西合璧的唯美乐章,钢琴控制着全局,小提琴跳跃着激情,二胡流泻着奔放,杨佳月、杨悦、高翔三人即使蒙着眼睛都能在三重奏中自如呼应,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配合娴熟如同一个合作数年的老乐队,《阳光照耀着塔什库尔干》、《 查尔达什》两首充满异域风情的乐曲,燃烧在音乐家的挥洒中,迸裂在弓弦的收放间,绽开在音符的花蕊上,高翔的音乐感觉带动身体每个部位随着琴弦生长着,繁茂着,舞台上的合奏盛开成一片绝世的罂粟花海,全场观众都中毒了,全都合着节拍,随着此消彼长的音乐呼吸着琴弦的呼吸,心跳着指尖的心跳。戛然而止的乐音静默下来时,人们一时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停顿了几秒之后,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这经久不息的掌声意味着“再来一曲”,但并未安排加演,见好就收是一种清醒的状态,留有余地是一粒回味的种子,观众的心田是最沃美的土壤,不能一下就植满音乐的绿荫,余音绕梁中的期待才会生出美的执念,艺术家追求至臻完美的品性,让观众也随之期待着下一次……

于是,巅峰之上再推向巅峰,最后的压轴闭幕曲丁羔、李毅二重唱脍炙人口的名曲《我的太阳》、《今夜无人入睡》终于登场了,幽默的李毅又来了一句“三重奏火热得我都不好意思唱了……”大家又会心地笑了,笑的是李毅顶尖的歌剧演唱以外的性情,他真诚的性格,可爱的天性,自然的台风,这些都是这台高雅歌剧音乐会之外的故事的构成要素吧。

阅读:  华府戏曲专场 《苏武牧羊》

总之高雅的享受留给了观众,而高雅背后的故事还有很多,只能留待下回再叙了。

(撰稿:潘秋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高雅背后的故事—“一个迷人的夜晚”古典与现代音乐会盛况空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