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观看 第二届《洞庭杯》美国华人幽默比赛记

周 艳

周 艳

华府华语新闻编辑。负责社区新闻的编辑与发布。电子邮件:yan@wcmi.us
周 艳

Latest posts by 周 艳 (see all)

 

提起湖南,我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湖南餐馆。为啥?到美国洋插队的血泪史,是在湖南餐馆背诵 HUNAN CHICKEN 开始,印象深刻。想不通,中国著名的几大菜系,为啥湖南味的菜成了老美眼里中餐的代名词。同样令人称奇,美国华人的幽默居然也打上了湖南的印章。湖南高校同学会和湖南同乡会 (这里不是笔误,把湖南高校放在前面,是因为人的大脑比较势利,往往只看见大兄弟、对同样重要的二兄弟,视而不见、忽略不计,故特别给二兄弟一点聚光灯)举办了两届《洞庭杯》幽默比赛,轰动!绝对轰动!以后华人幽默,也染上湖南味了。这么有意思的比赛,为啥让湖南拔了头筹?

Pic3闲话少说,言归正传。去年观看第一届《洞庭杯》幽默比赛,纯粹是因为我们启明星中文学校的学生选送了参赛节目。但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个晚会,是我在华府观看过诸多演出唯一有后遗症的演出。观看幽默比赛,好轻松!真轻松!从去年到今年的三百多天,还时不时地想起某个节目的某个幽默点,比如那台湾同胞“真轻松”、用“大便餐”招待最尊贵客人的“总统”先生,忍不住“噗”地在不合时宜的时间场所冒个笑泡。观众们估计和我一样,同样意犹未尽,比赛之后组建了微信《大华府幽默群》,继续乐,将幽默进行到底!

pic5自从加入了微信,每天泡在微信群这炕上吸微信鸦片,可以说所加各微信群基本上是有毒的,不知道浪费了多少宝贵的生命,但唯有这《大华府幽默群》是有医疗功效的好群。我之所以吸了这么多鸦片还活着,就是因为有它。每天笑口常开,醒来睁眼群里小明又逗乐了,睡觉前幽默群里扫荡一遍,吸足了笑粉,梦里也咧嘴乐呵着。从幽默群里看到的各种幽默段子、视频,感觉这幽默是全民新运动,不参加到这运动里来,就有点OUT了。

老王卖瓜,各位包涵,容我夸人之前先自夸。第一届幽默比赛之后,我们就想着准备参加第二届比赛。但是,这幽默比赛,可不比唱歌、跳舞那样容易出活,要编写一个好幽默节目,真的不容易!记得有位妇人看丈夫写文章,憋得脸通红,也写不出几个字,无比同情地说,看你写文章,怎么比我们女人生孩子还痛苦。那丈夫可怜巴巴地说,你终于明白了,好歹你肚子里有货,我肚子里没有货啊!常常感觉到幽默的分子在空中飘游,但抓住它们,把它们捏到一起,成一个产品,真的要费不少脑细胞。脑子里的半成品很多,却没有一个满意的。后来听到国内北医三院一位产妇死亡后的医患纠纷,触发灵感,写出《看病》这一小品。国内的医患关系紧张,从多年前的一边倒支持患者,谴责医院医生,到最近的开始同情医生医院,大家开始思考,医患关系紧张,造成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我把我家里的故事也编到《看病》小品里。我的母亲十多年前,兴高采烈地因为要来美国看望我,出国前去医院看病,因为带状疱疹,在医院没有做皮试的情况下挂了点滴,结果药物过敏反应,一分钟内就休克死亡。 那种药开处方时医生告诉我母亲是美国进口的,出事后才说是山东某药厂生产的。而那一天,我母亲刚刚收到我给她寄回去的飞机票。在《看病》小品里,我也点出,医生不是万能的,很多时候需要患者的配合。总之,医患关系的改善需要医与患两方面以及社会多方面的努力。

Pic1 而我编写小品的目的,更是让孩子们学习中文、接触地道的中文表达方式。排练时,孩子们问“小巫见大巫”、“中南海”、“土豪老板”是什么意思,随便就给他们讲解一下中国的政治结构、社会各阶层之分析、民俗人物等等,这种学中文方式,孩子们非常容易接受。我女儿是演员之一,在她的微信日记里特别点名这小品是启明星中文学校的傅老师写的,我问为什么要点我的名字呀,她说她很喜欢我写的中文小品,要给我CREDIT。 哈,能得到ABC由衷的喜欢还真不容易,看来,还有再接再厉!

Pic2   我们启明星中文学校还选送了另外一个节目,幽默舞蹈《十八的姑娘一朵花》。这个节目,也是因为看到一套服装,突然来了灵感,在报名截止的两个星期内策划、排练,从国内购买演出服装,紧赶慢赶,没能在报名截止时制作完成录像提交,最后以友情演出的形式出演,看六位俏丽的姑娘是不是晚会最亮丽的一道风景线?为了这个节目,指导老师曹宁华动用国内朋友,选音乐、购买服装带到美国,为了演出改日期回美,不顾时差,几十小时不休息,到现场指挥。真可谓,台上一分钟,台下无数功啊!

夸完自己,心里舒坦了,再来夸别人。由衷地说,这第二届幽默比赛的节目,比第一届水平更上了一个档次,从第一个节目《招聘》的火爆开始(一等奖节目开头),到第九个节目《我要当总统》(二等奖节目结尾),虎头豹尾,笑声一浪高过一浪,从东滚到西,从前翻到后。我注意到此次场地座无虚席,观众席里有一半是ABC孩子,无论中文、还是英文的,他们居然看得津津有味,发出尖叫、口哨声;有的听不懂的,忙忙地问我什么意思,尤其是第一个节目“讲英语”、“讲国语”特别让这些讲英语却被要求讲国语的孩子们,情同感受,开怀大笑。家有ABC小鬼子的都知道,要让他们和家长坐在一起,心甘情愿地共同欣赏同一台中文节目,并能心灵相通、相视而乐,那几乎要太阳从西边出。而这台幽默晚会,真正是台上老中青、台下中青老,全家同乐的异类了!

台湾同胞“真轻松”先生,抱歉,想起他,就想起“真轻松”,他的真名金庆松知名度要退居十万八千里了。他今年携带台大美女许翠兰(再抱歉,简化的汉字把她美名度也简化了)同台来PK“土豆”, 那开场、下场的温文尔雅的“一鞠躬”,那种久违的、PK、过招、厮杀前的绅士作派,让人好感动。尤其是他们表演的“双簧”这一古老的中华文化艺术,让孩子们打开眼界,台大美女温柔地指挥“真轻松”做高难动作,这次他可“真不轻松”,不过,观众们哄堂大笑,好轻松!

获得三等奖的《二胎》是家庭幽默剧,美国爸爸磕磕巴巴的中文、强势的姐姐、淘气又受气的二胎弟弟,把个几乎每个家庭都会上演的欢喜闹剧搬上了舞台,几位最小年龄的孩子都本色上演就行了,这个节目,让观众里的老中青三代看到了自己家庭的影子,父母看完估计要考虑在家里安装全天候摄像镜头,不然真不知道家里上演了多少出“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武行剧目啊!

最后上台的华裔“侯总统”,去年请尊贵的客人吃“大便餐”,嗯、嗯,他入住白宫,会请各国首领吃什么样的“大便餐”呢?还有,各国首领、嘉宾造访白宫,进门先脱鞋,白宫的132个房间,请谁打扫等众多问题,“侯总统”有什么行政命令呢?若想知道答案,明年去现场观看幽默比赛,保证你,不虚此行!

美国华人们,挠挠自己的幽默细胞,明年大家幽默比赛来PK!

启明星中文学校老师傅丽丽

                                                                                                                        (摄影: 李兵, 李叶青, 钟家钰)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参加、观看 第二届《洞庭杯》美国华人幽默比赛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