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聆响•行歌” 谛听新诗百年 -2017年中国新诗百年朗诵音乐会-雨曦 中国新诗百年音乐朗诵会报道之五

 

2017年”聆响•行歌”中国新诗百年朗诵会,据说是海内外同时展开的,在北京,在台北,在华盛顿。各地区的节目单好像略有不同。华盛顿朗诵会主办者精心挑选的节目单就在眼前。

这百年,是新诗,亦即是白话新体诗歌,诞生成长成熟的百年。也有人会说,这同时也是古体诗词和文言衰落的百年。1917年新年伊始,胡适在《新青年》上发表了《文学改良刍议》一文,提倡白话文写作。红尘滚滚,诗人遗世独立也好,顺遂时代也好,诗人身上总或多或少的带着时代的影子。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有时,诗人会站在时代前沿,甚或领先一个时代; 也有时,诗人落寞嗟叹,落在了时代后面。也总有些所谓永恒的主题,历代吟咏歌唱,诗人们前仆后继。就像即便是在文言写作消失的今天,也仍有人热爱古体诗词格律歌赋一样。

阅读:  聆听《邮吻》——中国新诗百年先驱刘大白之作 ——为《聆响·听歌》朗誦会而写

今天,我们不争论诗体之古今,文字之文白,我们只要沿这一百年的时间之河,望那沿岸风景,聆听这古老民族的崭新之歌。

作为诗歌的业余爱好者,其实我并非读过节目单上的每一首诗,更没有资格品论。但是拿到这节目单后,我特意把每一首未曾读过的都找来读了。仅仅因为热爱,有感而发。

这里诗歌基本分两个时间段,前期和后期。前期里我们看到的,有情感纤浓细腻的”叫我如何不想她”, “我等候你”, “邮吻”; 有热忱思考家国天下的”祈祷”。

近百年前,1920年,刘半农远赴英国留学,思乡加思亲,写下”叫我如何不想她”。后来赵元任谱曲成歌而流传。那一辈人大多熟悉这首诗歌。一唱四叹的”叫我如何不想她”, 大约算是新诗歌的开创,有民谣风格,完全是流行歌词,意向是通常的云,风,海,月光。

刘大白于1923年写的”邮吻”,感情细腻柔和,用语自然直接,今天读来语言仍然那么流畅,丝毫没有五四时期有些新白话作品的僵硬。透过字句,能感受诗人打开信笺时微颤的爱意。

闻一多是革命家也是诗人。”祈祷”读起来仿佛宏大挚烈沉痛,但是他说,”轻轻地告诉我,不要喧哗”。

而徐志摩的”我等候你”, 是他清风柔云之外的一杯爱情烈酒。戴望舒的“雨巷”则悠长幽婉,如雨中传来箫声。

査良诤作为翻译家是我们熟悉的,作为诗人穆旦,多少人知道? 穆旦的”隐现”是首长诗,我不知道朗诵会是全诗还是节选。”活着是困难的,你必须打开一扇门”。我们也曾听说,”上帝合上了一扇门,却为你打开了一扇窗”。我想感谢所有逝去的诗人,他们用微薄之力,为后人撑着那扇打开的窗,让我们至少看得到星光。

痖弦“如歌的行板”很特别。在交错的意向叠加里,我们仿佛跟随时间如歌的行板,有从容,也有无奈。”观音在远远的山上,罂粟在罂粟的田里”。仅此一句,远近模糊了,我们的理想和现实模糊了。安详圣洁之美和妖冶迷幻之美互相呼应着,我们不知所从,且随那行板。

彭燕郊是新诗里被人多少遗忘的但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尊敬的战士。如他和胡风所说,”诗人和战士是一个神的两个化身”。他始于”七月派”, 却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牢狱之苦后,坚持新诗写作,坚持”现代人写现代诗”。总有一些勇敢的诗人,他们在苦难里发声。”叠水”里的水,”这也是水吗?” 不是上善若水,不是处下而不争,而是一路奔涌,一路昂扬。

曾经,诗人被迫沉默,大陆新诗举目荒凉,仅台湾和海外偶有零星。但是大地越黑暗,星空却会越灿烂。食指的”相信未来”,就是一颗最闪亮的星,照耀前方。诗人们饱受苦难,觉醒,发声,在新诗的荒原上开始新的耕作。

朦胧诗的时代真正到来。北岛的”回答”,是对过去的拷问和对未来的回答。那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成了新诗里的名句。食指,北岛,顾城,江河,杨炼,舒婷,芒克,海子,西川。等等。我们成长在朦胧诗的年代,读得太多太多。

朦胧诗是诗人对自我和社会的深切审视,是诗人对人性的自由解放的呼唤,是古老的土地上从未真正有过的,从个人主义出发,对个人价值和对历史社会的责任的叛逆和思考。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天有时是黑的,也有血红的时候。八九十年代,年青的诗人一代,或许是先天营养不良,在尚未完全自觉之前就陨落了。

顾城是一个睁大双眼做梦的孩子,任性敏感纯洁。而海子,则是另一个在千年土地上徘徊的孩子。他踉跄地追寻着俄耳浦斯,尼采,西方诗人的英雄们,还有我们自己的老子。他的诗里,有了古诗新诗里都没有的意向,阳光,青稞,麦芒,草原,远方,鹰,神。他正像飞向太阳的伊卡洛斯,还没抵达就翅膀融化了。

王尔德说过,”太阳是妒忌艺术的”。所以,但凡拼了性命去寻那炫目之光的,必然眼盲; 不顾一切而高飞的,必然坠落。但是海子已经给我们留下了瑰丽的诗篇,让我们可以窥到一束光,得片刻的洗礼和震撼。

朗诵会中间有几篇短诗作,作为一束小花,其实斑斓夺目。主办显然也特意选了几篇恰合我们海外场的。艾青的“我爱这土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我们离开了那片曾经生育我们的土地,在这里开花结果,但是那远方仿佛是我们的生母,让我们依然饱含泪水地思念。余光中的“乡愁”恰好是我们的表白。

倒数第二首是西川的近作”开花”。诗人高歌,”开花是一种解放,开花是一种革命”。我不知道新诗是否真正开花,如果是,那么也是鲜红鲜红,有血一样浓。朗诵会将结束以刘世民的”与我们同行”,这是唯一在网上我找不到的一首。看到刘先生是国学经典吟咏的策划,那么想来应当是一首与经典有关的新体散文诗。这样的句号,作为新诗百年的回顾,又象征了什么呢?我不得而知,只隐约忖度着,或喜或忧。(补注: 文发后收到”与我们同行”, 主题确是感恩我们的文化命脉,赞古人与今人同行。)

其实,诗人就是人类的自我在忽而膨胀和忽而坍缩的交替之间发出呓语。而诗人的快乐和痛苦,也来源于此。新诗不同于旧诗,可能在于,新诗的写与读,都是痛苦的,旧诗的写与读,却大抵安详愉悦。就好比摇滚的叛逆痛苦,相较于古琴的清微淡远。

我们出发去远方,也许走了一百年,低头才发现,远方就在脚下。听,心底的呐喊还在,化成诗的泉,诗人的泪。请不要忘记,还有血。愿聆响行歌的每一个人,都保有一颗赤子之心,这是诗歌能给予我们的最宝贵的东西。

雨曦 草于 2017.9.28. 北美华府

(补记: 本着学习目的,因为自己对早期新诗读得少,所以反倒对那几首一一提及。后期尤其是朦胧诗派,我就不太多啰嗦了。)

阅读:  新诗百年《聆响・行歌》音乐朗诵会奉献华府观众

此次音乐朗诵会华盛顿专场由华盛顿诺亚中心和美京华人活动中心联合主办。出品方是北京聆響行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协办单位有:华盛顿北京大学校友会,华盛顿清华大学校友会,北京同乡会暨商会等。

目前赞助本次活动的公司和个人有:中国电信美洲分公司,李宏诚杨静丽夫妇,老地方KTV串吧,Grace & David Lee,DSFederal IDEA Foundation,Lily & David Ho,Hang Chen,Sophia Tong,Top One Mortgage 周淑琴,陈辉,梅张会计师楼张丽清,US Gateway Helen Tian,佳佳保险 李杰,Landmark Title Lucy Lu,盛达地产 May Zhang,立得贷款韩柳,DMV Select Dinny Li李卉等。若有意赞助,请与诺亚中心和华人活动中心联系。

演出时间:2017年10月14日(星期六)7:30 pm

地点:Montgomery College Cultural Arts Center, 7995 Georgia Ave. Silver Spring, MD

票价:$30, $40, $50, $100(赞助票)

请到诺亚网站(www.ark-usa.org)查询座位及售票情况

订票方式请用以下任何一种:

1)直接到诺亚网站www.ark-usa.org用“网上购票”,和PAYPAL付款订票;

2)电子邮件订票:发邮件到 tickets@ark-usa.org;

3)电话订票:301-670-9865, 301-476-8117。用电子邮件或电话订票者,订票后请将支票及贴有邮票的回邮信封寄到下列地址:Washington Ark Foundation, P. O. Box 1872, Rockville MD 20849。我们会使用你的回邮信封尽快将票寄给你。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跟随”聆响•行歌” 谛听新诗百年 -2017年中国新诗百年朗诵音乐会-雨曦 中国新诗百年音乐朗诵会报道之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