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咫尺祭金陵: <華盛頓詩歌韻之夜>拾遺

英詩集《一九三七金陵祭》 Mass For Nanking’s 1937
方小喵

方小喵

记者 at 华府华语
社区记者,负责华府社区新闻
方小喵

當年”南京大屠殺 ” 的國恥,激發了中華兒女前赴後繼,保家衛國的决心, 掀起上下一心,全面救亡的歷史波瀾!  遂有<台兒莊之捷>, 及嗣後三次<長沙大捷>,<仁安羗>和<崑崙關>大捷, 是以民族始得倖免淪亡劫難。但抗戰慘勝,  隨即招致手足鬩牆, 塗炭生靈, 六十八年來民族分裂的悲劇。

另一方面,美國始於冷戰展開後,短短六年內 (1946-52) 資助了二十二億美元予日本戰後重建; 在琉球島嶼屯兵紮寨,妄圖以日本武士道的死士, 攔截北極熊在東亞展延其竹幕擴張;  日本政府顿然轉而狐假虎威,翻臉不認賬蔣介石的  “以德報怨”之豁免戰敗陪償的恩澤,逐步否認其曾綁架禁錮,姦殺陸港台, 韓菲印, 星馬泰及荷英美婦女的暴行!

阅读:  相聚美丽中国年,共聚华府看春晚

依 1951年簽訂的所謂”日美安保條約”,美方近年來竟違法宣稱此條約涵蓋我釣魚台列島!   在學術界,日本政府及民間藉其戰後迅速騰飛的經濟實力,數十年來, 向美國每一間長春籐學府及有名的高等教育院校提供大量資助,是以美國的高等學府和學者, 向來對日寇的戰爭暴行一直噤若寒蟬; 及至九十年代初期, 某類媒體仍然助紂為虐, 傾向認同日本是二次大戰原子彈核塵暴的受害者, 譴責美國政府“不人道”投擲原子彈到廣島長崎的“論調”, 竟一度霸佔了媒體和學校歷史教材的主流意見, 弱智地閉咀不問: 誰是侵略戰爭暴行的始作俑者? 誰偷龑珍珠港? 誰在菲律賓和泰國桂河橋虐待殘殺美國戰俘? 誰姦殺駐菲律賓美軍護士? 誰策劃慘無人道的七三一部隊, 以戰俘百姓活人, 來作生化細菌戰的白老鼠?

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夏笠先生向獻贈墨寶

直到九十年代後期, 故張純如女士花上整整兩年時間, 從華盛頓國家檔案局搜尋了,當日 美國情治部門截聽到日本駐美使館所收到的密電, 在耶魯大學神學院發現了南京淪陷後, 歐美國際正義人士John G. Magee 在<臨時安全收容區> 所拍攝的電影紀錄, 加上德藉John Rabe 和美藉 Minnie Vautrin 留下“日記”的原始文獻, 其親自在南京市訪談到若干倖存受害者, 鐵証如山! 其英語的《南京暴行》一書問世後,曾在《紐約時報》 暢銷書榜上停留長達十週,銷量近三十萬冊,美國的主流社會始暮然驚醒!

陳詠智與作曲泰斗周文中先生

與此同時, 日本的右翼狂熱分子對張女士, 作岀有組織的騷擾及誹謗, 其保守分子堅持南京大屠殺從未發生過?! 九八年底,我曾出席了普林斯頓大學的一個會議, 目睹兩位日本學者姿意自我肯定南京受害者未逾三萬, 就無恥堅持這不算大屠殺的謬論?! 亦竟有某一華裔學者故意黙許之, 余英時先生和張純如女士當場嚴肅地直斥此等歪論。

二零零七年我被委任 為南京 大屠殺七十週年音樂會合唱指揮,率領十二位美國聲樂家參予演出。啓程途中, 我撰七絶<金陵祭>:

      天涯咫尺祭金陵    簫管壓弦傾輓情    起板招魂冤不息    落紅離岸覓凄聲

十二月十三日音樂會是夜,奏畢最後的一個音符那刻, 台上台下的熱淚交織一起, 蕩氣廻腸……. 我竟夜不眠, 撰了英詩 <南京祭>  Mass For Nanking’s 1937; 二零一五年承蒙華盛頓新學人 New Academia 出版社發行。

兩年前的此時, 填了一詞:

 

<擲筆弔金陵>—調寄浪淘沙

魂斷下關時, 叫喚妻兒.

金陵當夜遍橫屍, 弱女凄聲遺國恥, 公祭來遲.

憑弔泣殤辭, 擲筆心撕.

七旬誰輓斷腸詩, 弦壓九州鼙鼓激, 碧血何依.

美國聨邦眾議員表揚夏先生

今年再撰一闕英詩:

                         A REQUIEM FOR NANKING’S 1937

Inches away from the map, may my requiem for 1937 in Nanking

        Let the brass, winds and drums orchestrate with marcato string

 Voice for graveless victims of the Rape against Samurais’ swords

       And the fallen petals, in soliloquy, echoing a temple  bell’s ringing

Note: Marcato is an Italian musical term for stressed bowing to play forceful dynamic accent over the indicated note(s).

阅读:  2018年联邦及蒙郡费郡假期一览表

迄今為止, 日本國家領導人從未親臨南京負荆請罪; 近年來,MlT 物理教授鄭洪先生小說《南京不哭》和拙作英詩集《一九三七金陵祭》 Mass For Nanking’s 1937 分別在波士頓和華盛頓引起學界文壇的垂注; 此番首次由雲集華府詩、畫、樂界藝術精英楚翹的華盛頓藝術俱樂部來主辦 <悼念南京大屠殺八十週年詩歌韻之夜>, 並推介拙作。作為海外學人,為始從習近平主席主禮的南京國家公祭而擊楫致敬,致哀! 衷心期望 “升官發財” 的貪腐頹風從今一掃而空,國家從速出兵收復釣魚台列島失土,以祭輓一九九六年在釣島海域殉國的摯友, 香港陳煜祥烈士的英魂!    陳詠智謹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天涯咫尺祭金陵: <華盛頓詩歌韻之夜>拾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