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北京秦腔,想华府秦腔 “大秦之腔北京青年研习社”走马观

前排坐者左起:刘祥父亲(研习社扬琴手),晴子,刘祥,我,郭哥郭陇军。刘祥背后穿绿女士是郭哥夫人王丽萍,王芳站她旁边。穿红者为买广华。

华盛顿秦腔社  潘启元

一个是中国首都,一个是美国首都,都是秦腔荒漠,都有一块秦腔绿洲,分别叫做“大秦之腔”北京青年研习社(下称研习社)和“华盛顿秦腔社”(下称秦腔社) 。研习社成立于2004年,华盛顿秦腔社成立于2009年。华府秦腔和北京秦腔面临许多同样的问题:所有资源都来自无私奉献,每个人必须首先考虑在当地如何谋生,等等。

刘祥代表研习社向我赠送礼品

研习社和秦腔社注定是同志,而一条纽带使二者更加亲密,这条纽带就是王芳。王芳是研习社副社长、主要旦角演员,即使在出使华盛顿期间也时刻不忘研习社。2011年8月至2015年8月,王芳不仅是华盛顿秦腔社最主要的演员,而且还是导演、服装师、化妆师、老师,她把秦腔唱到了华盛顿的亚洲节、国庆招待会、春晚、元宵晚会乃至美洲国家组织,凭功劳挣下荣誉社长头衔,虽已回国,对华府秦腔情深依旧。研习社的重要信息,王芳常常分享到大华府秦腔群,而华府秦腔的重要信息,王芳也常常分享到研习社。

王芳(穿红者)和买广华搭档演《表花》

王芳(穿红者)和买广华搭档演《表花》

3月27日,借回国探亲机会,我在北京观摩了研习社的秦腔排练。事先我曾叮嘱王芳:别声张!让我悄悄溜进溜出。岂知研习社居然郑重其事,亲接远送,领导端茶,社长致辞欢迎,让我登台讲话,向我赠送礼品,邀我板胡献丑;刘祥社长当日家中有要事,克服困难前来主持仪式。研习社为此专门发了公众微信。王芳说:对你的接待规格与秦腔大腕等同!

研习社对我的重视,一因华盛顿秦腔社的成就,二因两社同志加兄弟关系,三因王芳:既证明她对华府秦腔的宣传是多么得力,也证明她在研习社吃得开,而要吃得开就必定奉献多。

下面介绍我对研习社的印象,希望能对华府秦腔有借鉴价值。

我在献丑

我在献丑

排练就像演出前的预演

秦腔社在华盛顿无“家”可归,每次排练都得搬动所有家当。研习社有“家”,在北京市朝阳区豆各庄乡于家围,一个约六七十平米的房间。每周日早上10点到下午5点,一个整天都是研习社排练时间,除了中午吃饭稍事休息,其它时间一直在唱在练。文武乐队两边坐,观众席上有听众。这种氛围,使得每段习练都像是演出前的预演。刘祥和其他人会当场指出缺点错误。你方唱罢我登场,有的单唱,有的对唱,有时练整出折子戏。没有一个人扭扭捏捏不愿登台,登台机会显得宝贵和难得。参加这样的练习,自己私下必须做足功课。有些人开车两三个小时前来参加。

乐队不用曲谱,随便哪个人登台,任何唱段都伴奏自如,配合默契。到场板胡手居然有两个,有点“奢侈”。包括刘祥在内,许多人既能唱,又能敲打。

王芳不再突出

早就知道王芳老师的演出搭档买广华。这次有机会现场观看王、买等同台演练《夺锦楼 – 柳公馆》,感觉买老师的做功、道白似乎比王芳还好,唱腔也难分高下。我欣喜地得知买老师是我的甘肃老乡,来自岷县,是我的家乡临洮的邻县,两县同临洮河,历史上岷县曾被叫做临洮。大家都把买老师称买买提;我当面问过:她是汉族。

在华盛顿秦腔社,王芳鹤立鸡群,是当之无愧的秦腔专家和老师,因为没有第二个人的秦腔水平能够与她比肩。到研习社一看,不仅刘祥的水平高于王芳,所有其他登台演唱者的水平也都和王芳不相上下,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王芳也不差,她始终是研习社倚重的演员之一。研习社里像王芳这样的专家老师车载斗量不可胜数。

研习的戏箱

研习的戏箱

刘祥:中国秦腔的一个传奇

刘祥在北京某大型国营企业做财务工作,痴爱秦腔,天赋高,勤奋,师从已故著名丑角表演艺术家王辅生,并曾向全巧民等秦腔大家学戏,秦腔造诣很深,生旦皆能,与专业演员相比毫不逊色,代表剧目有《看女》、《小姑贤》、《牧羊》、《走雪》、《洞房》等。在现今的秦腔戏迷圈,刘祥大名鼎鼎,不是因为他的演技,而是因为他创立并领导了“大秦之腔”北京青年研习社。研习社成就斐然,多次上中央电视台、陕西电视台、中国日报等,2012年易俗社百年庆典演出和2014年研习社十周年庆典演出是两个高峰。占据着北京这个战略制高点,研习社在宣传、传承、推广秦腔方面的影响和作用远远超过许多专业剧团。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创社难,聚人难,观众难,坚持难。因为难,所以别人办不成;刘祥办成了,所以他是传奇。奉献的质和量无人能及,秦腔造诣鲜有人及,使得刘祥在研习社享有崇高威望。

可爱可敬的郭哥

郭陇军,陕西凤翔人,王芳的同乡,北京和居智能窗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慈眉善目,大家都叫他郭哥。那天待我最热情的人就是郭哥。郭哥对研习社的贡献可能仅次于刘祥:是他为研习社免费提供了“家”;据说房子租金不会低于每年三万,十年下来,那就是三十万的奉献啊!郭哥的秦腔唱得也非常好。夫人王丽萍,正旦演员,主要负责管理戏箱。所谓戏箱,并非指一个箱子,而是各种行当所需的戏服和饰物的总称,两年前,研习社花几万元从一个即将解散的专业剧团手里买了戏箱。

当日开车接我的是晴子女士,甘肃甘谷(属天水市)人,企业家,经常赞助研习社,搞公关拉赞助是一把好手,戏也不错,是研习社核心人物之一。

从一些报道可知研习社的宗旨是“坚持传统,挖掘传统,宣扬传统”。

我的企盼

刘祥、王芳、买广华、郭哥郭嫂、晴子、研习社其他朋友们:谢谢你们!祝福你们!

就传播秦腔而言,华盛顿也是个战略制高点。盼华盛顿秦腔社能够坚持下去并兴旺发达。盼华府秦腔能有自己的刘祥、郭哥、晴子。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访北京秦腔,想华府秦腔 “大秦之腔北京青年研习社”走马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