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高法重审费雪案,到华裔入学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深度分析

Photo Dec 10 11 21 36 PM 1

2015年12月9日,最高法院重新听审阿比盖尔•费雪(Abigail Fisher)状告德州大学一案,以及对有关美国大学招生时考虑种族因素的辩论。在最高法院外,一些来自全美各地的亚裔学生家长自发组织示威集会,抗议亚裔学生在美国大学录取过程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呼吁美国大学结束针对亚裔学生,和任何以种族为由的录取歧视政策。

要了解亚裔家长为何积极参加本次最高法院听审费雪一案,我们就先来了解费雪一案的背景信息。

aa2

早在1997年,美国德州立法规定,德州高中毕业生,无论族裔,只要成绩是全班的前10%,都能够自动被德州大学录取。而当年入学的剩余名额则在所有其他申请人中按平权法案制定的族裔配额录取。费雪成绩并非前10%,她向德州大学递交了入学申请,和其他申请者一起竞争入学。费雪的入学申请遭到了学校的拒绝。2012年,费雪状告德州大学,声称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当年因她是白人而拒绝录取她,转而录取了表现不如她的少数族裔学生。费雪以宪法第14修正案为依据,状告德州大学违宪。宪法第4修正案指出,任何人的权利都应该获得同等的保护。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将此案退回下级法院审理,2014年7月,下级法院判决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招生方式并不违法。之后,费雪再次请求最高法院听审她的案件,并获得了准许。现在最高法院重新听审此案,并有可能于2016年的六月做出最终裁定。

aa3

首先让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是美国的平权法案(Affirmative Action)。所谓平权法案,简单地说就是在教育和就业领域,对妇女和少数族裔,给予特殊照顾。美国历史上少数族裔和妇女曾经面对社会的不公平排斥和歧视。而这样的歧视让占多数人口的白人和男性公民获得了社会地位上的不公平优越性。平权的原本目的是为了让少数族裔和妇女获得他们应有的社会地位和平等的受教育和就业机会。

aa4

平权法案在美国历史上走过很多变革。其中最重要的变革就是1961年,美国总统肯尼迪签署的第10925号行政命令。这一行政命令规定,美国联邦政府和政府合同公司必需严格执行反歧视政策,不允许在就业决定上对应征者有任何种族,性别上的歧视。1963年,肯尼迪总统又签署了行政命令11114号,作为对之前平权法案的补充。这一补充法案规定,任何接受联邦资金,贷款,税收拨款,和任何形式财物资助的州和地方政府必须满足联邦平权法案的要求。这就是今天我们所讨论的平权法案的法律基础。当然在之后的半个世纪中,又有数位总统在平权法案中颁布了各类行政命令和修正案,让平权法案在各方面都趋于完善。

但是平权法案发展到今天也出现了一些弊端,从而让这一原本为了平权而制定的法案有了反面争议。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为执行平权法案而制定的大学入学的racial quota制度,也就是族裔配额的意思。族裔配额按照一定比例,给每一族类一定数量的入学分配。 这一族裔配额制度使得有些族裔的学生由于配额不满,可以以较低的分数入学。而有些族裔由于配额短缺,造成在本族裔内部激烈竞争,即使有高分也未必可以入学这一现象。这一政策的制定并非只存在于公立学校。即使私立学校,只要学校接受任何联邦资金,都必须受到平权法案的限制。

aa5

近年来,这一原本是为了让各个族裔的学生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机会的政策招到了来自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批评。很多人认为,平权法案的执行在美国平权运动初期取得了重要的反歧视成果;也是因为平权法案的执行,才有美国多元文化的今天。可是这一法案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平权已经不需要以行政法案的形式来执行。继续呆板地利用族裔配额系统来执行平权法案反而会照成政府对自由市场的干预,从而引起例如大学在入学问题上对某些族裔的优先考虑而造成反向歧视。这也是美国最高法院听审的焦点问题。

亚裔群体在当天的示威中尤为活跃。两大亚裔团体,亚裔教育联盟,和80-20组织在最高法院前举行了示威集会。原因在于,近年来,不少亚裔学生在大学录取过程中成为族裔配额的受害者。大学在制定族裔配额时给予亚裔的名额有限。亚裔学生在申请大学入学时,通常在族裔内部竞争十分激烈,往往很多学习成绩相当出色的亚裔学生无法被大学录取,而相比之下,非裔和西裔在成绩不如亚裔的前提下,还是可以被录取。

aa6

今年5月,美国亚裔教育联盟向哈佛大学发起申诉,称哈佛大学在本科录取问题上存在种族偏见,对招收亚裔学生的数量设置限额。而这一申诉遭到美国教育部人权办公室的驳回,哈佛大学也发表声明对此予以否认,称其录取程序完全合法。这一决定引发了亚裔学生和家长的强烈不满。

近10年来,哈佛的亚裔本科生录取率从17.6%上升到了21%。而哈佛大学发言人称学校一直致力于保证班级的“种族多样性”,因而有着良好的招收亚裔学生的记录。但是,亚裔教育联盟认为,首先,根据平权法案制定的族裔配额没有反应近年来亚裔人口的迅猛增长。其次,哈佛对亚裔学生的招收标准和其他族裔相比仍旧偏高,由于其种族原因,导致学生即便有接近满分的入学考分数、高绩点、教育奖项甚至拥有出色领导能力也不一定被录取,而其他种族的学生则机会更大。

aa7

曾执教哥伦比亚大学的纽约州前副州长贝西·麦考伊(Besty McCaughey)5月撰文称:“令人惊讶的是,无论每年申请者的族裔构成如何改变,哈佛录取学生的族裔比例都是一样的:15%-18%为亚裔,42%-49%为白人,6%-8%为非洲裔,7%-9%为西语裔,加上一些其他族裔。”

一位来自维吉尼亚州的亚裔学生家长表示,亚裔作为美国的一个少数族裔需要发出自己的声音为亚裔群体的权益抗争,她还表示针对亚裔的不公正待遇并不仅仅出现在美国的教育界,这种不公出现在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


来自亚裔教育联盟的副主席欧阳了寒说,他们一直在致力于为亚裔学生争取平等的权益。对于外界有些人认为亚裔学生只有学习成绩突出,而在其它方面表现不如其他族裔的学生这种说法,欧阳了寒表示这是无稽之谈,亚裔学生不仅学习成绩优秀,在诸如领导力等各方面一样优秀。他同时还指出,亚裔学生学习成绩好也不是与生俱来的,也同样是付出了艰苦努力才得到的好成绩。美国大学在招收亚裔学生时对学习成绩的要求比其他族裔高出很多这样的做法是不公平的。

aa8

当天在最高法院门口的集会旨在表达亚裔学生在大学入学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的不满。可是我们必须认真考虑一个问题,亚裔入学受到的不公平待遇的根源是什么?是平权法案吗?是族裔配额吗?还是其他因素?那么如果今天取消平权法案,那么少数族裔在这个社会的地位是否有可能倒退几十年?没有平权法案,学校将不再需要保证亚裔的入学比例,而且可以自由制定入学标准,可这也不说明学校就一定要走择优录取这一条道路,因为目前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指出学校必须择优录取。

那么取消族裔配额是否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如果没有族裔配额,那么任何族裔都不会有获得保证的入学比例。也就是说目前哈佛大学亚裔的平均录取比例18%~20%也不会再有保证。学校可以不受限制调整亚裔入学比例,可高可低。那么平权法案的执行也就成了一纸空文。

aa9

如何才是一个折中的做法,既能够获得平权的保护,又能够满足学生们择优录取的愿望?这是美国当代社会的又一个棘手课题。而目前的司法制度还没有为这一问题找到圆满的答案。其实不少观点认为,族裔配额和平权法案两者之间本身就是自相矛盾。因为平权法案规定在就业和教育上的录用决定不能考虑种族因素,而族裔配额则通过申请人的族裔来统一分配资源。当一个弱势群体需要扶植和保护的时候,族裔配额能够有效杜绝歧视。可是如今美国教育制度并不再歧视任何族裔,而恰恰相反,任何族裔,包括非裔和西裔都能够获得平等的教育。既然受教育的权利是平等的,那么在高等教育的录取决定中强制加入种族因素自然不合理。

让我们继续关注费雪一案的进展,希望这一案件的发展能够为我们找到答案。看华府新闻,晓华府大事,华府华语记者在华盛顿为您报道。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从最高法重审费雪案,到华裔入学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深度分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