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杯讲座《言以文远,文附于情》

陈九《语言在语言之上》文学讲座侧记

2017年4月8日下午,新当选的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长陈九先生作客华府,应半杯清茶社和华府华文作家协会之邀,在波托马克社区中心会议厅做了题为《语言在语言之上》的演讲,吸引了六十多位热爱文学创作的听众到场。

陈九先生是北美深具影响力的中文作家和诗人,创作颇丰。上世纪90年代,陈九曾在华府居住过,此次荣归“故里”,旧地重游,感概颇深。演讲中,陈九多次强调自己只是一个业余作家。而正是丰富多彩的生活,带来了陈九今天的文学成就。

语言何以在语言之上呢?陈九先生从口语与文字的区别谈起,他认为文学语言不同于口头语言,比如诗歌和情书,受情感的支配,语言便有了生命,天马行空,无边无际。此时的语言是扩张的,超然于语言之上。

陈九认为,文学首先以情感为归依,离开情感,则文学不复存在。但情感属于个人隐私,没有隐私就没有生活。因而文学创作的第一要素不是才华,而是对文学的“忠诚与勇气”。他举例说,生活中我们常见上下古今天文地理无所不知的博学之人,但他们却未必能写出好的文学作品,因为他们往往过于在意文字所塑造的自我形象。好的文学作品必须将文学置于第一位,甚至不惜毁灭自己的形象来达到理想的文学境界。写作者往往会有江郎才尽的经历,要靠毁灭与重生来延续自己的文学生命。写作者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情感,因而情感的表达就是“语言在语言之上”的基础,情感甚至比思想更重要。文学的功能在于首先要了解别人的情感,其次是表达自己的情感。

阅读:  一花一世界 一树一菩提——记6/17华府作家协会、华府书友会潘秋辰“摄影散文创作”讲座

其次,文学语言必须多样性,要有新意。陈九勉励文学创作者要善于积累观察,记录自己稍纵即逝的思想火花。观察越多,积累越多,写作的触角也会延展。另外要多读书,要反复阅读,追求视野的宽阔,才能写出独特的作品,但不要追求阳春白雪。

语言更要美好。语言平俗的作品很难成为上品。陈九认为,语言的诗意是语言在语言之上的另一个要素。唐诗宋词所表现出的诗意和节奏感,尤其是宋词,是中国文学的精髓。即使是新诗,也会追求宋词的节奏感,没有节奏感的文字是读不下去的。灵活运用长短句、四声音差和平仄来掌握节奏,是文学创作者的必修之课。

最后,陈九谈到方言的运用。他指出,小说都源自生活,没有抽象的小说。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方言正是个性的体现,离开个性,文学等于零。但方言的运用讲究技巧,要适度。比如以苏北方言为主的《金瓶梅》和上海方言小说《繁花》,都是成功运用方言的小说典范。

由于时间关系,陈九简略地谈及语言的音乐性。他认为要让读者所见文字带有音乐,可以借用读者熟悉的歌词,在阅读中产生音乐感。

刘勰在《文心雕龙》中认为,立文之道,其理有三,即形文、声文、情文,也就是以文字来表现形、声、情。只有五色杂,五音比,五性发,才会写出美丽的辞章。这与陈九先生所论“语言在语言之上”的要素不谋而合。

在问答阶段,听众踊跃提问,陈九先生逐一解答。谈到有关现代作家的成就如何比较时,如鲁迅与张爱玲,朱自清与余光中,莫言与高行健,陈九认为作家之间不好类比,比如鲁迅不光是文学家,还是文言文向白话文和现代汉语转变这一短暂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代表性作家之一,他的文字也许有改进的空间,但不影响鲁迅的历史地位。

讲座结束后,听众排队等候陈九签书。陈九为这次讲座带来了他的最新获奖作品《挫指柔》和《纽约第三只眼》。八旬老人夏笠先生向陈九先生赠送了他的诗作书法作品。

这次讲座的组织者,半杯清茶社和华府华文作家协会向陈九先生颁发了感谢状和礼品。

(文 大勺,图 丘霖)

微信扫一扫阅读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半杯讲座《言以文远,文附于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