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記憶-歡樂頌

huanle1

歡樂!歡樂!我們終於把貝多芬第九的歡樂頌給唱出來了,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多辛苦的事呀!

今年是抗日戰爭暨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七十週年,全世界的人民都在紀念這段人類遭受到史無前例慘痛的日子,尤其是我們中國更遭到空前絕後的戰爭酷刑,死亡的人數超過三千五百萬人。

huanle2我是一九四四年出生,剛好碰到抗日戰爭勝利的前一年,我父親是位軍人,當時的情況聽母親說,為了抗戰,父親幾乎晝夜不分的為傘兵突擊縂隊督訓,在夜晚三月三十我快出生的日子,母親叫著說我快生了,父親當時対母親說忍忍吧等明天亮再說吧,因為他夜晚正在處理第二天公務會報,結果我是不能等,在清晨三點我在昆明家里就出身了,幸好四姑媽住在附近,父親趕忙請了四姑媽來幫忙,而家父為了督訓的公務清晨五點就離開了家為傘訓做準備,在當時的情況現在想想真是破天荒,為的是什麼?為的是抗戰,打日本鬼子。

第二年抗戰勝利舉國歡騰,以後稍微懂事父親的話仍緊緊的印在我腦海里,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能吃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日子像電馳般的飛快,抗日戰爭勝利也有七十年了,父親也離開人世了,他對我的影響很大,每當提到對日抗戰的事情,我都義不容辭的去加入支持去做,記得抗戰勝利五十週年,我們華府的朋友在一起就辦了一次盛大的音樂會,接着六十年也同樣的為了紀念這個日子又舉辦了一次,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週年,日本右翼軍國主義又漸漸擴張,為了這個不可磨滅的記憶,在我古稀之年仍然挺起精神相約華府有志朋友們再接再勵一同再次辦了一個為了世界人民永遠和平不要忘記過去戰爭苦難的日子的音樂會,在籌備的主委會也特別表述為了全世界的人民不要忘記過去戰爭苦難的日子,展現此次音樂會的特質,標題為「永恆的記憶」。
這次的演出主委會推薦了彭瑜老師做為音樂會的總監,一切的籌劃大小細節都由他來掌握,演出的大小合唱,獨唱的演員及歌曲都由他來安排,實在是費心費力,當時提出了要唱貝多芬第九號第四樂章的「歡樂頌」我真的給嚇住了,行嗎?非常大的問號,是多麼不容易的大合唱呀,許許多多的專業合唱團都輕意不敢選這首高難度的合唱曲,但後來經過彭瑜的诠釋,被他說服了,我們就不妨姑且一試。

從今年三月份起開始排練,由主辨單位CCACC 華人活中心李志翔兄提供場地,在張亮指揮還未來之前由李美梵老師带我們練習,李老師的敬業精神令佩服,七個月的排練非常的辛苦,由於貝九實在不好練習,頭五個月幾乎是無法唱出來,所幸在大家的要求,我們委託盛華的團長黃進先生為我們刻印了150張光碟由當地的歌唱家儲洪發,白海波,張麗慧,肖凌録音,使每個人可在上下班之餘在家中在車上都可以聽,把整個歌曲灌印在腦海里,真是荒天不廢苦心人,至少我們是可以上口了,在這段練唱期間我委託了華盛頓前合唱團團表吳音女士代為淸㸃名冊,先先後後200餘人,發通知,安排練唱細節每天幾乎都弄到十一,二點,任勞任怨真是讓人感動。
在演唱會的頭兩天,我們期盼已久的年輕指揮家終於到來了,他給人第一感覺是可親,不擺架子,在練習的時間裡非常細心的點出我們的錯誤,同時讓我們瞭解某些地方聲音的大小,及節拍的控制,我們這些非專業的團員都能心領神會,當天練完後,知道他有點擔心我們,可是第二次的練習,大家瞭解了他的指點,很快的在基本上都能達到了他的要求,他很感動,我們也高興,我們終於可以唱了。
沒想到到這次的演出在他的指揮棒下,每個人都會跟着他的節拍划動,在結尾的一瞬間,他激動的跳躍起來,整個音樂廳一陣歡呼,真是一個歡樂的時刻,就如抗戰勝利的一瞬間全國人民共歡樂。

這次成功的演出更是餘波蕩漾,第二天晚上承主辦單位呂玖縂裁的邀請,各合唱團的領導及代表,加上所有的工作人員,與指揮們相互的吐露演唱會前後的心聲,各種酸甜苦辣激動流淚,終於給我們完成了該做的使命。
寫到這里到現在仍然有朋友詢問一切有關演唱會各種各樣的報導,大家是這麽樣的留戀,可想而知這真是一個美好的音樂盛會,將永久的留在我的腦海里。

張明文
寫于美國華盛頓
9/15/2015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永恆的記憶-歡樂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Facebook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