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家园》轶事(一)

02.家园开心果刘桂兰刘淑娟

“开心果”—- 永远快乐的淑娟刘大姐

我们车上只要有刘淑娟大姐,那么,从“家园”到家的路途需要1个多小时,大家说笑着就感觉时间过得好快,真是大家的“开心果”。

大家一开始都认为:刘姐除了“阵发性”遗忘,没有其他毛病。因为她家住在小区最里面,车开进去再倒出来要3–4分钟,可是每天她都提前走出来,在小马路边,背靠邮箱等车来。让我们在车里少等几分钟,有几位老人知道她腿脚不好,还曾经领取过“残疾证”,劝她在家等车,她笑着说:“活动活动,我好,大家也好,双赢”。后来,郑光队长郑重传达“中心”决定:“接送刘姐必须在家等候!因为刘姐脑血管和腿静脉都有血栓。”大家惊呆了,只听刘姐笑着与郑队长交涉,“刮风下雨、雪在家———”。目前,黄老伯说:“刘姐变成‘晴雨表’了”。

大家最受感动的是:马里兰那场大雪,郑司机送我们回家,已经开2个小时了,车快开到刘姐住的小区,刘姐女儿的电话来了,要求车不要进小区,停在马路旁,她亲自扶母亲回家,郑师傅帮扶了10米,刘姐非要郑继续送我们。车慢开,大家隔窗回头望,定格《白雪中的母女紧紧相依,蹒跚涉步——》。车里不约而同发出一个音符“好一个孝顺女儿啊!我们也都享受到了。”羡慕!赞美!!在心田里久久。

 车上对话记忆小录:

 “刘姐你腿脚不好,坐第一排吧!”——

 “假胯骨轴那位怎么又坐最后一排呢,轴颠出来咋办?!”——

 “你最远,腰也不好坐第一排吧!”——

 “你在‘家园’教练,付出最多,双膝痛得头冒汗,你必须坐第一排!!”——

 “肩胛骨折恢复期,你最少在第一排坐2个月,伤筋动骨100天呐。”——

 “我们两口年龄最小,后排是我们的‘专利’,大家关照了。”——

 “耳聋刘你总向后排抢什么呢?!”——–

郑司机“很为难”地笑了——

 车开了,

 大家又开始了新内容:上述“天文地理”,下聊“经历趣事”;再谈“反贪”新闻;相互调侃;总不会忘了说说在“家园”这一天的快乐——–

 “语境”处于低谷时,听!刘姐出声了,又是一阵笑—–1个多小时,大家说笑着就感觉时间过得好快,真是全车盛开“开心果”。

                         201545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精神《家园》轶事(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